新闻 | 财经 | 证券 | 经济 | 基金 | 能源 | 科技 | 旅游 | 房产 | 娱乐 | 时尚 | 汽车 | 生活 | 体育 | 法治 | 原创 | 头条
铁路开始浮动定价 互联网+的思路首先落地高铁外卖

发稿时间:2018-04-23 14:39:00 来源:财经界综合

铁路开始浮动定价 互联网+的思路首先落地高铁外卖

好消息是,不仅有涨价的,也有降价的。

京沪动卧列车的卧铺票价开始浮动了。同样从北京南向上海出发,平日里上铺只要650元,周五的价格则可能涨到740元,下铺的价格更可能超过800元。

铁路客服证实,为了“落实价格机制改革的要求”,未来越来越多的列车将像飞机一样,实行灵活的浮动票价。

从现有的变动情况看,每周的周一至周四再加上周六,铁路实行平峰价;每周五和周日,实行周末价。“五一”等小长假里,京沪动卧另有价格,最高价差可达300元。

当然,有涨价,也有降价。4月28日起到2018年年底,广州到珠海、海南环岛线、郑州到开封等28条城际铁路的部分动车车票,将有不同的折扣优惠,最大的优惠幅度或将达到20%。

虽然铁路背负的债务有公权力背书,但年利息就高达千亿的规模。

浮动价格是商品定价中极其常见的策略。一般而言,企业会先把价格定得足够高,赚足超额利润,当需求量变小时,再降低价格刺激需求。铁路尤其是中国铁路,不仅是商品,更是一种公共服务。所以长期以来,铁路基本在以福利性的价格提供服务。

但巨大的债务压力,让铁路客运不得不开始提价。尤其是经过多年的跨越式高铁建设,中国铁路背负了沉重的债务。虽然有公权力背书,但年利息就高达千亿的规模,让人不得不正视背后的金融风险。早在2012年和2013年,铁路已经将货运价格分别上调1分/吨公里和1.5分/吨公里,并启动货运改革。但这远远不够。

2012年,铁路的中长期负债比突破80%,达到2.23万亿元。2017年秋,负债同比增长12.3%,达到4.83万亿元。同济大学教授孙章认为,负债有两类,一类是为社会带去交通福利的公益性负债,另一类是线路偏远、经营不善造成的亏损。想要扭亏为盈,用高铁做货运和为货运制定市场化价格都是可行的战术。

战略层面,铁路也开始了混合所有制改革。早在2005年,铁路就有意对外融资。但限于铁路运营方式不透明,经营状况不公开,资本并不敢轻易下注。在铁路还叫铁道部的年代,即便入局,资本也不能拥有相当的决策权。

2017年5月和7月,铁总总经理陆东福分别向阿里巴巴、腾讯两家抛出橄榄枝。改革的主要思路是“网运分开”,也就是将铁路路网基建和客货运输分离开,让互联网公司的“物流+互联网+”再造铁路运营。

2017年7月,互联网+的思路首先落地高铁外卖。封闭经营的高铁餐食,价格、品质和服务一直是乘客吐槽的重点。在“15元盒饭不断供”的措施仍不能满足需求后,高铁决定从27个大站开始试点,网上下单、车站所在地餐厅供货、列车员送到乘客席位。

2017年7月,互联网+的思路首先落地高铁外卖。

其实无论是卧铺提价还是做外卖,只要服务跟上,漫漫旅途,铁路还有着太多可以开掘的商机。

 


责任编辑:夏晨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