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财经 | 证券 | 经济 | 基金 | 能源 | 科技 | 旅游 | 房产 | 娱乐 | 时尚 | 汽车 | 生活 | 体育 | 法治 | 原创 | 头条
美国GDP跑出4.1%神速 为何金融市场不买账?

发稿时间:2018-07-31 08:26:12 来源:财经界综合

  美国公布的今年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环比初值增长4.1%,稍逊于预期,但增速创近四年新高。不过,金融市场的反馈却与预期背道而驰——美股、美元下挫,日元、黄金、国债等避险资产上涨。

  截至美国当地时间上周五(7月27日)收盘,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报2.958%,跌0.14%,该收益率在今年2月一举突破3%后就失去了动能,持续盘踞在2.9%附近;美元指数收报94.47%,下挫0.11%,近期美元冲击95遇阻,多头疲态尽显;纳指、标普500收跌,其中纳指跌超1%。

  市场质疑GDP高增速不可持续

  美国今年二季度经济增速较一季度的2.2%明显加速,为2014年三季度以来最佳,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第三高增速。美国商务部表示,GDP受到各类因素的增长拉动,包括个人消费支出、出口、非居民固定投资、政府支出等。

  市场的消极反应一方面源于此前的超高预期,对二季度GDP增速预期为4.2%。其实,早前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更高,甚至有投行对二季度GDP增速预期超过了5%,减税带动的超预期企业资本支出(CAPEX)和盈利是主要原因。但多数经济学家认为,二季度超过4%的高增速不可持续,下半年减税等财政刺激政策的红利会消退,贸易不确定性的影响会逐渐显现。

  就细分项来看,净出口是最大的临时提振因素。美国当季出口涨幅为9.3%,是2013年以来最大增幅,为GDP增速贡献了1.06个百分点。分析师预计,出口大涨可能是各界出于对未来关税的担忧而采取的临时反应。

  CapitalEconomics指出,大豆、玉米等食品、种子和饮料出口的年化增速大涨80%,这使得出口受到提振,而这也与商家抢在关税生效前布局有关。排除上述因素后,美国二季度出口增速为5.3%。

  政府开支增长2.1%,为GDP增速贡献了0.37个百分点。联邦政府支出增长3.5%,为2014年以来最大,主要与国防开支激增有关,州和地方政府支出增长1.4%。但过去经验显示,政府开支的增长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无法持续太久。

  此外,私营非住宅固定投资(商业支出)在二季度增长7.3%,为GDP增长贡献了近1个百分点,但小于11.5%的一季度增幅。分析师认为,商业支出的增长与减税息息相关,此前企业税率永久性从35%降至21%。但这一增速能否持续也要打一个问号。

  就家庭消费支出而言,二季度增速4%,创三年半最佳,为GDP增长贡献了近1.3个百分点。不过,一季度消费支出增长0.9%下修至0.5%(因恶劣天气),这也小幅扭曲了二季度的相对增长程度;同时,排除食品和能源之后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为2%,不及预期的2.2%,一季度前值也从2.3%下修至2.2%。

  上周五,美国总统特朗普“点赞”这份GDP报告,称经济增长的势头“非常可持续”,认为今年全年增速会超出3%。此前,经济学家普遍预计美国2018年GDP增速为2.5%。

  债市曲线预示“情况不妙”

  在此次GDP数据公布后,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并未因经济走好而攀升,反而小幅下降。

  近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平坦程度已经超出了市场想象,十年期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差距正在逼近0。

  在过去一个月,美债收益率曲线变平超过30个基点,并在上两周的几天内达到23个基点的周期最低值,这是自2007年8月以来该曲线斜率最平缓的水平。

  “这也意味着市场认为美国经济的超预期表现只是一个周期性现象,因此判断美联储加息会集中在2018年和2019年(表现为短端收益率提升),此后就会停滞(长端收益率停滞不前)。”渣打全球策略主管罗布逊(EricRobertse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美联储预计将在2021年12月底前将联邦基金利率提升至3.25%以上,但罗伯逊对记者表示,美国货币市场曲线已经反映出加息周期接近尾声,这具体表现在——2018年12月与2019年12月的欧洲美元期货差在0.3附近盘旋,而2019年12月与2020年12月的欧洲美元期货差上周一度为负,即曲线出现短暂倒转。

  欧洲美元是指“存放在美国境外商业银行中的美元”,而欧洲美元期货价格反映的是未来特定日期欧洲美元的三个月期存款利率。

  美元多头尽显疲态

  令人关注的还有美元。此次GDP数据公布后,美元指数小幅下挫。

  事实上,近一个月来,即使美国经济数据出现利好,美元多头似乎也无力向前。美元指数在此前短暂突破95后,就始终盘踞在94的水平。

责任编辑:夏晨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