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财经 | 证券 | 经济 | 基金 | 能源 | 科技 | 旅游 | 房产 | 娱乐 | 时尚 | 汽车 | 生活 | 体育 | 法治 | 原创 | 头条
新宿二丁目有你懂的那些不可描述,但别被这些蒙了眼

发稿时间:2018-10-29 12:57:59 来源:财经界综合

一 胆固醇

同性恋者聚集区,荷尔蒙四溢的猎艳胜地,酒精饱和的午夜天堂——提到“新宿二丁目”这个词,人们常常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

位于住宅区一丁目和商业区三丁目之间,位于日本东京的新宿二丁目被新宿大道分成了南北两区,人们口中常说的“新宿二丁目”其实仅指同性酒吧集中的北侧。对这里的常住民而言,出了北侧区域就算是“出了二丁目”,泾渭分明。

在二丁目,420 余家酒吧沿着约 240 米长的中心主干道“仲街”错落分布。临街店面只占很小一部分,更多隐藏在沿街的楼房内部。

位于新千鸟街的“胆固醇”,是这片区域最出名的酒吧之一。相隔 10 余米,它接连开出两家店面,老店不到 10 平方米,只能容纳三四个人。四年前增设的二号店也不过 20 平方米,J 型吧台周边最多能坐十个人。

2013 年,老板拓也在日本深夜综艺“德井义实的拉链拉下来”的“矛盾大对决”单元中登场,同年在台湾综艺《康熙来了》露面,从此成了那个在闲谈中“心照不宣”的著名“拓也哥”。

几乎每晚七点半到凌晨一点,拓也通常在一号店厚厚的防盗门后招待明星及名人。而更为宽敞的二号店由员工 Chimama 负责,接待普通客人。

△ 夜幕下的新宿二丁目街头(上)和 2013 年开始营业的“胆固醇”二号店(下)。“能和拓也哥合影”也成了胆固醇招揽客人的噱头之一。摄影 | 夏颖翀

“20 年前离家后,我开始干起了这一行。” Chimama 前后忙碌,有一搭没一搭地用着“オネエ言葉”(即有意地使用女性常用词汇和语气的说话方式)搭着话,“讨厌!可不要猜我的年龄哟。”他用双手捂住嘴,语气里满是调笑。

在他“出道”的上世纪末,二丁目仍带有浓厚的地下边缘色彩。不像现今“胆固醇”,几近观光景点,来店客人有在周末专门从地方上东京的来访者,更有如今占据客流 4 成的,来自中国内地、台湾、香港的客人。他们基本都为看一眼“拓也哥”。

为了提高翻台率,“胆固醇”采用了在服务业中显得有些局促与不耐烦的“一小时翻桌制”。入场费加第一杯饮品为 2000 日元(约合 120 元人民币),在此类消费均价 800 至 1200 日元的二丁目,“胆固醇”开出了更高的价钱。

二 二丁目

今年是“胆固醇”在新宿二丁目经营的第11个年头。随着 2008 年新地铁线“副都心线”的开通,新宿三丁目站周围地价走高,每月都有店铺倒闭。在这样的状况下,“胆固醇”实在是算得上长寿了。

而“胆固醇”其实也只是二丁目悠久历史的一小片波纹。日本学者伏见宪明曾在《同性恋的“经验”》中提出,二丁目同性文化的形成可以追溯到 1951 年同性恋酒吧“易卜生”(イプセン)的开业。当时报刊上的相关报道,为酒吧“易卜生”带来了大量客人,渐渐地,新宿车站附近越来越多类似的酒吧开始涌现。

1950 年代,新宿站作为东京副都心圈的交通枢纽快速发展,新宿附近出现了更多女性、儿童的身影。在“提供清洁稳重、无性化的娱乐”的制度背景下,百货店增多,同性恋酒吧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新宿车站附近同性酒吧逐步衰落。

1956 年,日本国会通过《卖春防止法》,1958 年正式开始实施,也终结着江户时代以来的著名红灯区新宿二丁目的性买卖活动。

△ 位于二丁目南侧的千鸟街曾是 1960 年代初期 gay bar 聚集地之一。而在 1960 年代中后期,新宿区道路规划使得这片区域的酒吧纷纷向二丁目北侧迁移。图片来源 | 每日新闻社

当时的二丁目,“简直就是个空壳,或者说是没有人的‘鬼城’。可对于当时在地下悄悄活动的同性恋酒吧来说,却是个刚刚好的地方。”见证了二丁目变迁的酒吧“New Sazae”店主紫苑告诉“未来预想图”。New Sazae 算是二丁目的 gay bar 名店,1966 年开业迄今,被称作“二丁目的有形文化财产”。

人少,地价便宜,同性恋酒吧逐渐往此处聚集,地下色彩浓厚的新宿二丁目男同性恋酒吧区的特征逐渐成形。

责任编辑:夏晨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