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财经 | 证券 | 经济 | 基金 | 能源 | 科技 | 宏观 | 房产 | 期货 | 理财 | 汽车 | 配资 | 黄金 | 法治 | 原创 | 头条
贝得来 永之胜
崔永元回应阴阳合同:范冰冰已向我痛哭道歉 不确定她是否偷税

发稿时间:2018-06-05 15:30:52 来源:财经界综合

崔永元首先介绍了相关部门调查“阴阳合同”的最新进展:“无锡的税务部门已经约了我今天面谈,合同见面也给他们,这种材料可不能瞎传来传去。”

谈及从何处搜集这么多影视合同,崔永元解释,他并不是专门为这次“怼人”搜集的合同,而是此前在做纪录片《电影传奇》时,就已经有意识搜集中国各个时期的影视合同。而当这次曝光“阴阳合同”后,不少人通过各种渠道给他曝光各种涉及影视圈潜规则的合同,“可能大家就是觉得不公道吧,都不太满意。”

据崔永元了解,所谓“阴阳合同”并非不具备法律效力,且可以避税偷税,使当事人达到利益最大化,“比如说这个人要500万元,但是实际上他要700万元,那怎么给呢?可以签完后说延长拍摄时间,加100万元,然后又延长拍摄时间,又加100万元。或者说剧本修改,要钻火海,要从山上滚下来,反正各种招儿,巧立名目,就够给钱了。还有一种方式是,你直接给我现款,那就不用上税了。还可以除了以演员的名义签表演合同,同时我给你当编剧,还有参与策划、监制、发行,再弄一个3000万元的合同。那3000万元的合同不是跟我签,是跟我背后的公司签,或者跟我二姨或者三姑签。”他说,这些方式他可以罗列三十多种,而且这些“阴阳合同”在国内影视圈非常普遍,尤其是大制作中。

种种乱象中,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有部电影说要请一位武打明星,但是要先付人家4000多万元,人家才会预留档期;同时还要请一位老电影人做监制,得先给人家3000多万元。这一下就拿走7000多万元。“后来我通过途径一核实,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儿。这个演员和监制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儿,一下子就把7000多万元就骗走了。”他透露,最后乱七八糟算起来,剧组巧立名目拿走7亿多元,“就算有1亿5000万元是为了这个电影服务,那也有5个多亿被白黑了。”

崔永元回忆,当年他拍《电影传奇》时,制片主任每次都浩浩荡荡地率领汽车队去加油,而他感到不解:谁没油谁加呗,干吗要领着去加?他说你不懂,这汽油费可以黑掉你几十万、几百万,“他们全都加油,加完后抽出去都卖了,然后再加再卖再加,如果没人管,也是一大笔钱。任何一个环节,都是黑钱的环节。你说你两个亿、五个亿的电影,谁会在乎你这点加油费吗?总导演会一张一张翻加油费吗?”

还有,有的演员拍电影,要价2500万元,片方同意了。但片方只给500万元,剩下2000万元怎么办?演员说,这2000万元我不要了,我投资,我投到电影里。但是演员根本不会真的投钱,而是找片方的投资伙伴,让其以演员的名义给电影投资,然后再把这2000万元片酬给演员,就算分账。崔永元说,这在法律上没问题,但其实相当于洗钱。

有人请求“别曝光我”

对如何避免“阴阳合同”,使行业更加规范透明,崔永元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首先,他觉得得先看看现行的个人所得税税法是不是合理。在现行税法没有改变的前提下,应该无条件遵守。“第二个,我觉得要把系统打通,比如买片子、院线等等,因为这些也会反过来影响剧组。没有‘小鲜肉’你就不要片子,那‘小鲜肉’可不就漫天开价?法国规定,任何电影都必须放满两周,没人看也要放,所以它的艺术片特别多,两周就够了。还有,我觉得我们的电影市场可以更多样化一些、开放一些。现在不光美国大片,像韩国电影、欧洲电影、伊朗电影,都非常棒。让电影市场多样化,有了竞争之后,可能也不会只是‘小鲜肉’当道。”在制片管理上,他认为剧组的账可以由第三方来监管,这样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中饱私囊、贪污洗钱等行为。

有些网友认为,崔永元这次曝光“阴阳合同”,不过是“公报私仇”“歪打正着”。他坦言的确如此,并开玩笑称“别天天推我当什么民族脊梁、人民英雄,我觉得听着就离烈士不远了”。他说,自己只是想当一个好丈夫、当一个好爸爸,想好好呵护女儿。

责任编辑:夏晨风
猜你喜欢